第一女人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百姓健康 > 肝病 > 正文 > 手机版

苦难家庭陷肝病“魔咒” 4儿子2个病逝1个病危(1)

发表时间:2011年5月17日  来源:第一女人网
导读:记者昨在祝皂庄湾见到了祝正满。他正在往厨房里挑水,扁担下的他显得格外消瘦,整个人像丢了精气神。在黑暗的小厨房里,祝正满开始淘米做饭。

  接二连三的打击彻底让祝正满几近绝望

  曙光初现:苦命人刚熬出头

  记者昨在祝皂庄湾见到了祝正满。他正在往厨房里挑水,扁担下的他显得格外消瘦,整个人像丢了精气神。在黑暗的小厨房里,祝正满开始淘米做饭。深陷的眼眶和佝偻的背影隐隐刻画着他凄苦的半生。

  祝正满告诉记者,他是个地道的农民,也曾有美好理想,但年轻时的一次意外致残粉碎了他所有的憧憬。

  1975年正月初八,祝正满修建干渠时,加夜班放土炮,没想到出现了哑炮,为了赶进度,他壮着胆子前去排除险情,可是就在他到达炮眼的一瞬间哑炮响了,他的右眼被炸瞎,自此,他回家安心务农。村里人见他为人诚实肯干,就托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外地媳妇,因为老家很穷,才肯嫁给他。

苦难家庭陷肝病“魔咒” 4儿子2个病逝1个病危

四个儿子两个病逝 一个徘徊在死亡边缘

  不久后,4个儿子相继出生,夫妻俩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几个孩子身上,决心不论生活再拮据,也要把几个儿子培养成人。

  在那个年代,仅靠他一个人务农的微薄收入养活一家六口,生活过得非常艰难。几个孩子渐渐长大,开支也越来越大。为了挣钱他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老大和老二看着父母日夜操劳,主动放弃读书,选择出去打工资助弟弟,家里清贫却很幸福,让他觉得活着还是有奔头的。

  噩运初临:老三得重症乙肝

  老大和老二在外辛勤打工,每月都给家里寄钱;老三和老四留在家里上学,懂事的他们有空就帮父母做农活。然而,噩运最先降临在老三身上。

  1999年9月的一天,在区职业中学上学的老三祝恒胜突然全身发黄,有气无力地回家了。老祝先带老三去湖泗卫生院,检查说是黄疸肝炎,后又转到市七医院,肝病科是该医院重点专科。结果,老三诊断为重症乙肝,医生说治愈希望渺茫。

  无奈之下,祝正满只好将老三带回家。眼看儿子一天天消瘦,祝正满心如刀割。悉心照顾的同时,他四处求医问药,听人说咸宁有个老中医治肝病有特效,便步行三四个小时前往咸宁把老中医请来看病,吃了三服药后老三的病有了起色。

  祝正满觉得有希望了,于是隔三差五就要跑咸宁去抓药。为了省钱,他去咸宁从来不坐车,几十公里的路来回“暴走”六七个小时。每次天没亮就出发,坚持治疗了几个月后,老三的病果然有了好转。

  2000年和2001年,老大老二相继结婚,并各自生了个女儿。老三病情一稳定,就跟着两个哥哥出去打工了。操劳了大半辈子的老祝总算可以享享清福了,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可怕。

  痛失爱子:老二乙肝加戊肝

  2007年刚过端午节,28岁的二儿子祝恒刚在工厂上班时感觉身体不舒服,于是前往医院检查。这一检查不得了,他也得了肝病,还是乙肝加戊肝,根本没有医治的希望。

  尽管如此,祝正满不愿放弃,他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了,为给老二治病,家里欠下数万元债务。两个多月的时间,老二的情况越来越差,做了两次人工肝移植都没起色。

  为减轻父母负担,祝恒刚说什么也不肯治疗了。又拖了两个多月,老二病情突然恶化,最终没能挺过去,抛下自己的小家和父母的大家走了。

  老年丧子,老祝头发一下白了不少,情绪十分低落。可是,家里的重担不能容忍他长期消沉,一家人的生活还要继续。半个月后,祝正满强打精神,每天出门打工挣钱来还债。

  死神再降:老大患肝癌刚走

  2008年下半年,二儿媳执意改嫁,将3岁的小孙女留给了两位老人,这一走再也没有回来过。两老为照顾孩子,没日没夜地忙。转眼孩子到了上学年纪,祝正满不得不抽空每天来回一个多小时接送孩子。

  望着日渐憔悴的父母和一贫如洗的家,大儿子心如刀割。他怕父亲累垮了,每月都从自己微薄的打工收入中给小侄女送来一些生活费。

  这样的日子仅持续了一年多。2008年底,老三再次犯病,紧急送往医院,还下发了病危通知。医生称,祝恒胜的病情已恶化,从最初的肝病变成了肝硬化腹水。尽管知道治不好了,祝正满还是四处筹钱,希望能从死神手里夺回儿子。

  今年清明节,又一记晴天霹雳传来:老大查出患了肝癌,治疗一段时间不见效果后在家休息,他成天沉默寡言,彻底丧失了与死神抗争的信心。5月9日晚上,老大也走了,祝正满彻底绝望。

  满腹疑云:“肝病魔咒”盼解

  老三祝恒胜说,现在父母最怕的就是逢年过节,每次看着别家团圆,两老特别难受。他其实对死亡早就有心理准备,他已是三死三活的人,希望家里不要再出事,父母再受不了一点打击了。他弟弟老四,去年刚成家,所幸现在身体很好。

  和祝正满一个湾子、现在江夏区第一初级中学任教的祝老师说,他们湾子得肝病的人还有一些,就他家来说,他爷爷是肝病去世的,他父亲先得的是胃癌,后转移到肝部去世了,他亲二伯和堂大伯也是得肝病去世的。除了祝正满家的两个儿子外,2004年湾子里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伢也是肝病死的。

  据他所知,湾子里还有几个人患有乙型肝炎或者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但是,像祝正满一家这样不幸的还没有第二家,全湾100多号人,好几次给他家捐款共二三万元。

  祝老师说,不知这是否与他们湾子大家族的遗传或者当地水土环境有关。可是,他们湾子附近目前又没有什么污染的工业。

  究竟是什么原因?希望有关部门或者专家能解开这个谜团,也希望好心人能帮老祝一把,他实在是撑不住了。您如果有以上意向,请发短信至记者手机13995529696。

  一个家庭四个儿子,两个病逝,一个徘徊在死亡边缘,且无一例外都是肝病。噩运接连降临在原本快乐幸福的大家庭里,年迈的双亲实在不堪承受。江夏区湖泗镇祝皂庄湾55岁的村民祝正满昨求助本报时泣不成声:“希望有人能替我解开这个谜团。”

【发表评论】(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
最新资讯
女人图库
视觉冲击
头条资讯
精美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