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人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 市场信息 > 正文 > 手机版

Uber中国刷单灰色产业链调查:40%订单虚假(1)

发表时间:2015年7月3日  来源:第一女人网
导读:Uber中国刷单灰色产业链调查:40%订单虚假
Uber中国刷单灰色产业链调查:40%订单虚假

  6月的一个周六,深夜12点,Uber司机张斌在送完最后一个客人到深圳坪山新区的一处城中村后打算回家,但在街道上兜兜转转半个多小时依然没有等到叫车订单。

  南方的炎夏,十分闷热,张斌也越来越焦虑,空旷的马路上几乎看不到任何人影,看来再拉一单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因为不想空车回家,他想起了最近加入的一个Uber司机的QQ群。

  这个群里,接不到单的司机被称作“病人”,而群里面职业刷单人则被称作“护士”。“护士,求扎针。”张斌在群里喊了一句。大概2分钟之后,一名“护士”询问了张斌的具体位置。

  没过多久,张斌就收到一个接单通知,确认是“护士”发送的之后,张斌开始了第一次没有搭载任何乘客的“幽灵行程”。

  行程结束后,Uber向这名乘客收取了30元车费。与此同时,司机获得了Uber在非高峰时间给予的0.5倍车费共计15元的补贴。等张斌回到家后,他和“护士”相互添加为QQ好友,并通过QQ钱包将30元车费退还给“护士”,自己留下了Uber的15元补贴。

  在这一笔“幽灵行程”中,司机获利15元,而按照Uber的优惠政策,乘客可以享受首单30元至50元的优惠,因此“护士”获利30元。

  这是Uber“刷单”最常见的方式,也就是“扎针”。之所以叫“扎针”是因为乘客在提交订单之后,Uber会自动派发给离乘客最近的司机,不需要司机抢单,乘客可以拖动屏幕上的定位“针”确定自己所在的位置。通过这种方式,Uber司机可以从Uber那里获得奖励,奖励费用在高峰时期可以达到车费的三倍。

  另一种刷单方式是Uber司机在网上购买一款破解版的“工程手机”,价格与普通智能手机相当。这种手机可以使用多个手机号,从而创建多个Uber帐号。司机使用一个号码假装成乘客,然后发出订单,之后由司机用另外一个手机号接单。

  此前一些报道提供的预测数据称,“优步在中国至少有20万个虚假的司机账号被用于刷单,30%-40%甚至更高比例的订单是虚假司机制造的虚假订单。”

  不过,Uber中国新闻发言人黄雪7月1日独家披露给界面新闻的数据称,目前Uber中国的刷单量占总体成单量的比例在4%左右,“我们有信心在近期几个月内将这个比例降到1%以下。”她说,这是Uber官方首次回应中国市场刷单情况。

  如果按照100万订单的基数,每单30元补贴的标准进行计算,Uber每天需要为4%的虚假订单支付120万元,一个月就是3600万元人民币(6.2047, 0.0000, 0.00%)的损失。在一份最近提供给潜在投资者的文件中,Uber披露自己在赚得4.15亿美元营业收入的同时,亏损了4.7亿美元,但公司业务同比增长了300%。

  Uber的创始人兼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最近的一封邮件中提到,今年公司将在中国市场投入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卡兰尼克写道,中国将成为Uber全球团队中最重要的目标。每天,中国的Uber司机总计完成将近一百万个打车订单,而且上个月公司的业绩翻了一番,而且,由于Uber订单最繁忙的10个城市中国占了两个,所以中国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

  Uber 2013年7月进入中国,并在2014年12月获得百度[微博]近6亿美元的投资。目前,Uber在全球覆盖的城市数量已经超过300个城市,此前,Uber刚刚完成15亿美元融资,其最新估值已经突破500亿美元。

  然而,在中国市场,Uber仍然被中国的本土竞争者甩在后边。目前,中国专车服务订单量占比前三名分别是滴滴专车、Uber和易到用车,占比分别为78.3%、10.9%、8.4%。

  滴滴快的CEO程维在给股东的信中表示,自5月份以来,滴滴快的的每日专车订单数从100万增长至300万,每周增长30%。目前,滴滴快的在中国的专车达到80%的市场份额。预计到年底滴滴快的年化总收入将达到120亿美元。

  “今天,我们的刷单比例已经降至3%。”7月2日,黄雪对界面新闻表示,对于处在一个快速成长行业的公司来说,这样的比例并不算高。之前Uber在开拓国际市场的时候,在英国伦敦和印度也碰到了类似的问题。

  对于媒体此前报道的虚假订单数据,黄雪表示并不属实。同时,同行业横向比较,其他叫车软件也遇到类似的问题,具有更丰富的打击欺诈的经验和更先进的反欺诈系统,实际情况比其他企业更少。

  2009年,Uber通过手机应用将乘客和司机匹配,从美国旧金山的一个小镇开始了它的运营,随后它陆续推出不同的服务。从创立之初的4个人、两辆车发展到现在,Uber的服务已经遍及58个国家、311座城市,拥有3000名全职员工和超过100万的司机,每天载客多达100万次以上。

  Uber一直在改变交通出行方式的道路上坚持不懈。作为一家改变行业规则的公司,它扮演着带着一种近乎理想主义的色彩。

  6月9日晚Uber上海总经理王晓峰在朋友圈po了一张湖南长沙岳麓书院的图片并附上一句:再下一城。

  至此,Uber已经进入中国14个城市,分别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台北、香港、成都、重庆、天津、杭州、佛山、武汉、青岛和长沙。对于正在谋求新一轮融资、市值直指500亿美元的Uber而言,中国市场的表现显得格外重要。

  据两名知情人透露给《纽约时报》的消息,每天Uber在全球范围内提供的约100万单交易中,有约10万单发生在中国。

  2013年8月,Uber正式在中国试运营,第一站选在外国人聚集、开放程度高和经济发达的上海,并推出“Uber Black”的高端专车服务。2014年6月,Uber在北京、上海、深圳开始提供更廉价的Uber X服务。

  从2014年7月开始,为了能够攫取更大的市场份额,Uber先后在深圳、上海、广州、成都、杭州和武汉六个城市推出“人民优步”服务,并大量招募私家车司机加盟,凭借低价、高额补贴和一系列极富创意的营销手段,Uber迅速打开了中国市场。

  但随着优步在中国不断砸钱抢市场,这样的偶然性“刷单”行为变得更加频繁,并逐渐衍生成一条分工明确的灰色产业链。

  在淘宝上,用“Uber”和“优步”两个关键词做搜索,能够发现许多店铺在出售每个价格约为10元的优步乘客白号和工程机。这是两种最主要的刷单方式,而且成本很低。

  界面新闻记者曾加入了一个名为“全国Uber优步打针刷单”的QQ群,在里面询问如何刷单后,立刻有好几位职业刷单人加记者为好友。其中一位QQ名为“刷单技术软件司机端出售”的人对记者说,通过他提供的办法,司机可以通过修改手机软件自己给自己刷单,不过要求提供350元的拜师费。

  “保证你一天之内就可以把钱赚回来,你唯一的成本就是购买这些乘客白号。我手下有100多个徒弟,他们每天最低收入500元以上,最高收入能达到2000元以上,一年来没有一个人被封号的。”这位刷单人如此说道。当被问到是否有风险时,这位刷单人说:百分之百没有风险,只有不懂技术的人才会被封号。

  黄雪对此表示,优步很早就注意到了刷单行为和这条灰色利益链,我们也正在和支付宝[微博]合作在支付领域加强监管,和淘宝合作逐渐清理一些不合规的商铺。我们希望能在两三个月之内将刷单率降至1%以下,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优步坚决反对欺诈(刷单)行为。”黄雪说,在司机培训时明确讲明处理态度和后果,即一旦发现刷单行为,立即解除合作,永久封号,并会告知合作车主/司机。对于有刷单行为的用户(乘客)账户同样如此。

  为此,Uber成立了专门的反欺诈团队,与各个城市运营团队一起,通过线上多维度的技术手段和线下监测,多标准衡量甄别,准确判定刷单的欺诈行为。该团队也会根据市场情况不断开发新的反欺诈系统工具,完善反欺诈体系。同时,Uber也正在和各方合作伙伴联手打击欺诈刷单、注册和销售刷单账户的行为。

  监管更严再加上许多媒体曝光后,刷单生意没以前那么好做了。“Uber开始在更大的范围内随机派单,刷单也没以前那么容易了。”群里面的一位司机对界面新闻记者说。根据Uber的规定,多次取消订单会影响司机的评价,也极有可能会被系统自动识别为刷单行为,进而被封号。今年6月,北京和杭州大量Uber司机因为刷单而被封号。

  张斌告诉界面新闻,在第一次刷单之后他又刷过三四次单,但在上个月底在群里听说有人因为刷单而被封号后,他决定从此不再刷单。“我认识的朋友都不刷单了,有风险,对于像我们这种做兼职的,一旦被查出来,以后连零花钱都挣不到了。”张斌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听说之前有人用七八部手机刷单,每个月收入好几万块,不过后来被查出来了。得不偿失。”另外一位在EMS工作的Uber司机对记者说道。

  Uber在中国的挑战除了司机这个群体,还要面对滴滴快的等对手的激烈竞争。人民优步推出之后,滴滴快的也顺势推出了快车以及顺风车业务,通过招募私家车辆和提供高额补贴,获得大量市场份额。5月22日,滴滴快的宣布投入10亿元在全国推出“全民周一免费坐快车”的活动,但是后来被勒令取消。

  更紧迫的是,滴滴快的正在反攻Uber的大本营。滴滴快的已经开始在美国招人,计划在美国建立研发中心,进军美国市场6月26日,滴滴快的CEO程维在给股东的信中表示,“上周,我们宣布将面向全球投资者融资约15亿美元,以推动下一阶段的发展。在5天时间里,此轮融资就获得了超额认购,因此我们也计划增加融资规模。”此次新一轮融资若完成,滴滴快的的估值将提升接近一倍。

  开拓中国市场比想象中更艰难。6月25日上午,Uber在中国本土的竞争对手神州专车的一组“Beat U我怕黑专车”的海报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渠道广泛传播,直指以“U”作为软件图标的Uber。

  海报中邀请了演员吴秀波、海清,模特杨璐,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微博],警察汽车驾驶教官柳实等明星或行业相关人士代言,他们手中对“U”竖起了警示牌,并辅以抨击黑专车安全问题的言辞。

  过去五年,Uber在不断发展状大的同时也在不断遭受世界各地的反对和政府限制。《华盛顿邮报》报道,在美国华盛顿,Uber早就因无视现存法规开展运营而被批评。不仅在美国,在欧洲的德国、西班牙,亚洲的韩国、泰国、印度,Uber都曾遭遇当地出租车司机或是政府部门抵制。在中国,Uber也屡次遭到当地政府调查和约谈。

  Uber一直在与政策法规做抗争,它的创始人卡兰尼克也以“从不妥协”的商人形象著名。卡兰尼克在Uber创业5周年纪念会上谈到自己的声誉说,“我认识到我给人的印象是Uber的激进倡导者。”他还自嘲道,“我也认识到,一些人会觉得我是个‘混蛋’。”

  面对政府的禁令,Uber在社交网站开设例如“拯救Uber”的账号、呼吁民众支持,举办送冰淇淋上门、一键坐飞机等扩大知名度的活动,而创始人卡兰尼克也在公众场合发表演讲呼吁政府支持,比如去年11月德国慕尼黑举办的科技论坛上,卡兰尼克表示Uber能给欧洲创造5万个新的工作岗位,帮助提振欧洲经济。

  面对员工、Uber司机、朋友和媒体,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用一种少有的柔和语气在成立五周年的演讲中说:“我首先承认我并不完美,Uber这家公司也是。”

【发表评论】(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
最新资讯
女人图库
视觉冲击
头条资讯
精美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