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人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家居餐饮理财 > 理财消费 > 正文 > 手机版

世行报告称中国企业总税率达68% 税费超过10种(1)

发表时间:2016年12月21日  来源:第一女人网
导读:世行报告称中国企业总税率达68% 税费超过10种

  上周末,民营企业家,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宣称计划在美国投资10亿美元建厂,同时表示自己“出走”美国的原因是地价、能源、劳动力等实体经济的成本差异,“中国制造业的税负比美国高35%”。这一言论随即引发了外界对国内企业税负的热议。

  长期以来,围绕企业税负的争论一直不绝,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今年3月份撰文称,我国企业税负在国际上处于较高水平。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税收分布不均衡,加之产能、资源、土地等价格对企业成本的影响,使得企业“痛感”较为明显。如何科学设计、有效简化增值税分档及税率,是企业税负改革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国企业要交多少种税?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李春瑜对新京报记者称,据不完全统计,涉及企业税费的超过10种。

  多位专家表示,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是公司缴纳的“大头”。根据200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得税法》,一般企业所得税的税率为应纳税所得额的25%,但《所得税法》也规定了各项税收优惠:比如对符合条件的小型微利企业,减按20%的税率征收;对国家需要重点扶持的高新技术企业,减按15%的税率征收。

  根据财政部规定,我国目前增值税最高税率为产品增值额(小规模纳税人除外)的17%,最低为3%。相比之下,日本的增值税率为5%、韩国与越南均为10%、新加坡为7%。

  一位不愿具名的税收专家表示,与美国相比,中国很多税种不一样。中国对企业征收增值税,是使得企业在生产环节增加了税收,美国收销售税,是在最终销售环节交税,但是销售税由各州来收,所以存在很大差异。也就是说,在中国,企业是否盈利都需按照生产缴纳增值税,而在美国,企业不盈利基本就不用缴税。

  除了缴纳所得税、增值税、消费税等税收之外,我国部分企业还要在此基础上缴纳约13%的附加税费,包括7%的城市维护建设费、5%的教育附加费和1%的防洪费。

  中国制造企业税负有多重?

  到底一家企业的税负有多重?新京报记者选择了格力电器和另一家制造企业康力电梯作为样本。

  格力电器公布的2015年社会责任报告显示,2015年公司共缴纳各种税金148.16亿元,当年的营收总额为1005.64亿元,净利润为125.32亿元,税金占到了格力营业收入的14.7%,相当于净利润的1.18倍。

  康力电梯年报显示,2015年公司上缴国家的各项税费为3.36亿元,这一数字相当于该公司当年营收总额32.7亿元的10.27%,4.88亿元净利润总额的68.8%。

  TCL董事长李东生在今年全国两会上称,在全球经济放缓、市场增长不足的背景下,我国制造业的平均利润率已经不足2%。城建、教育附加费等制造业附加税占销售收入的比例接近0.5%,约占到平均利润的四分之一。这让本来利润较低的制造业企业压力更大。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刘尚希在两会期间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认为,企业“税感”重,主要在于税收分布不均衡,有轻有重,造成有的企业痛感较明显。此外,我国税制不完善,税基窄,传导到企业身上,就可能感觉税负重。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今年3月份撰文称,我国企业税负在国际上处于较高水平。盛松成采用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中的总税率来衡量企业所承担的税负。总税率是指企业的税费和强制缴费占商业利润的比例。2013年,我国企业的总税率为67.8%,不仅明显高于发达国家,也显著高于发展中国家泰国和南非,仅略低于巴西。

  根据世行与普华永道发布的最新报告,2016年,中国企业的总税率达到了68%,位列世界第12位。

  如何“留住”制造企业?

  即将结束的2016年,民间投资出现断崖式下滑。根据国家统计局12月公布的数据,2016年1月至11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3.1%,而2015年同期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10.2%。也就是说,截至11月份,我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比2015年全年下降了7.1个百分点。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近期的一份研报中表示,民间投资主要是私营、个体和集体企业投资,分布在制造业、房地产业和劳动密集型的低端服务业等三大领域。

  随着部门民营企业不断加大海外投资,特别是如何将制造业企业留在中国成为业内热议的话题。

  “国内制造业遇到了一些瓶颈,比如产能瓶颈、资源瓶颈,其中包括劳动力、原材料、基础设施等资源,还有土地价格上涨对企业成本的影响”。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说。

  “要帮助企业降税、降负。”董登新表示,我国目前税收最大的来源是企业,将来要从税制结构改革动手,减少企业的税收负担。同时,针对煤电、原油等价格较高的企业,政府可以运用财政手段,增加财政补贴,以降低企业的成本。而目前人口老龄化趋势明显,延迟退休的政策明年如果实施,有利于提供更多有效的劳动力供给,减少劳动力成本。

  董登新认为,可以鼓励民营企业在国外办分厂,通过国外分厂规避贸易管制,以扩大市场份额,但如果企业为了“逃避”国内的状况而搬迁到国外,就需要引起各方反思。

  企业税负改革难点何在?

  一位不愿具名的税改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企业税负改革的目标是降低增值税,同时在保障国家财政收入稳定的情况下,提高个人所得税征收比例。

  上述专家称,企业增值税最终体现在产品的价格中。在改革中,降低增值税,让产品和服务便宜下来,这就可以使大多数中低收入阶层的“间接纳税”降下来。上述专家称,这是未来改革的方向,但提高个税征收存在难点,让大众接受还需时间。

  上述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税费问题,不如说是企业成本问题,以及企业在实际缴纳税费中的“灰色”成本问题,这涉及当地税务机构是否按法规办事,也涉及权力划分与税收体制机制改革。

  此外,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7年经济蓝皮书》指出,目前增值税税率有多档,行业间差距大,因此如何科学设计、有效简化增值税分档及税率,是企业税负改革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杨志勇在《地方财政研究》撰文提到了改革中的问题,“目前增值税改革中存在税负难题,增值税的税负难题。对于纳税人有意义的是实际税负。改革过多关注名义税负,可能不利于增值税制的深化改革,也容易让改革偏离方向。”

【发表评论】(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
最新资讯
女人图库
视觉冲击
头条资讯
精美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