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人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家居餐饮理财 > 理财技巧 > 正文 > 手机版

央行旗下媒体刊文:货币政策已不宜进一步收紧(1)

发表时间:2017-7-25  来源:第一女人网
导读:央行旗下媒体刊文:货币政策已不宜进一步收紧

  一、下半年经济总体运行平稳

  今年一季度经济回暖,二季度运行平稳。展望下半年经济运行的方方面面,既存在导致增长下行压力增加的因素,也存在支持经济平稳运行的因素。

  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主要来自于投资放缓。商品房销售、土地成交、建设开工、资金来源等相关指标均有所走弱,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将下降。下半年房地产调控政策难有明显松动,对热点城市维持严格调控,导致市场需求将在政策高压下趋于观望,成交同比回落态势延续;政策驱动下的三四线楼市还能维持阶段性稳增,对总体销售形成一定支撑。房企各主要融资渠道的限制或收紧,将使到位资金增速继续缩窄,其中按揭贷款规模和占比将双双下降,重点地区首套、二套房贷平均利率明显上调。房地产投资增速将呈现“先扬后抑”局面,自二季度见顶回落步入下行阶段,但在土地购置和去库存政策的对冲下,开发投资增速下降将减缓,预计全年增速约5%左右。虽然下半年投资增速会低于上半年,但有望高于去年,预计全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8.3%。

  加强融资平台公司的融资管理,严禁地方政府利用PPP、政府出资的各类投资基金等方式违法违规变相举债,一些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信用评级被国际评级机构下调,可能会限制地方政府的融资能力。由于政策、融资和季节等因素的影响,2013年至2016年,基建投资运行基本呈现了年初高增速之后逐季回落的态势。支撑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走高的基建投资增速,预计在二季度之后会出现放缓。

  消费整体运行平稳,但影响消费增长的因素依然存在。随着家庭乘用车保有量的增加,汽车市场需求已经逐渐走弱,汽车类消费增长高峰已过。去年刺激汽车消费的政策透支了今年的部分需求,导致汽车消费增速放缓。楼市调控政策基调在年内仍会延续,住房按揭贷款额度与利率齐升直接制约了居民的置业能力,市场成交活跃度大大降低。叠加去年楼市成交火爆导致基数较高,下半年家电、建筑装潢材料等住房相关的消费增速将呈趋势性放缓。一线和部分二线城市高房价对消费形成挤出效应,更大比重的资金用于还房贷,将制约消费支出。

  金融去杠杆可能通过企业融资可得性和利率来影响实体经济。下半年企业融资成本可能会有明显上升,其幅度可能会至少相当于提高一次基准利率的水平。由于今年以来企业盈利水平大幅上升,融资成本上升可能基本可以承受。但部分中下游企业、传统企业可能面临不小的压力,尤其是小微企业所承受的压力会较大。金融去杠杆还将直接影响金融业增加值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统计数据显示,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由2006年的4.54%增加至2016年的8.35%。

  去年下半年以来,伴随PPI持续大幅度回升,短期的补库存过程迅速推进,市场需求明显扩大,推动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长持续性走高。而今年2月至3月,PPI已形成拐点,二季度以来一系列相关数据表明补库存过程开始走弱。PPI同比增速从2月末的7.8%下降至二季度末的5.5%,投资增速从3月末的9.2%下降至二季度末的8.6%。下半年,受需求和基数的共同影响,PPI继续明显回落的可能性很大,补库存过程将随即进入尾声。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发展,劳动人口占比下降及总量逐渐减少。2010年,我国15岁至64岁人口比例达到74.5%的峰值,之后逐渐下降,2016年为72.6%。根据国际经验,潜在增速放缓趋势是一种内在经济规律,即使有稳增长政策也只能短期托住,无法根本性逆转。在改革释放新动能或新技术的进步有效提升潜在增速之前,这种内在趋势动力依然会带来一定程度的经济增速下行压力。

  虽然经济增速难以继续推高,但年内也不必担忧经济出现失速风险,预计下半年经济增速将保持平稳增长。促进经济运行平稳,避免经济“硬着陆”,将是今年宏观调控政策的底线。伴随全球经济回暖,我国出口形势得以改善,出口增速将会显著好于过去两年。出口回暖将对全年经济增长形成重要支撑。上半年出口增长8.5%,比去年同期和去年全年分别上升了18.6个、16.2个百分点。据估算,上半年出口对GDP增速的贡献可能达到约1个百分点。年内物价将温和上涨,连续5年左右工业领域的通缩状态基本结束,这既是需求较好的体现,也推动未来工业生产保持平稳运行。物价绝对水平不高及维持平稳运行态势,为政策调控提供了良好的操作空间和环境。部分消费品行业市场出清和产品价格回升将推动工业生产,有助于促进制造业投资。企业中长期贷款增长较快,截至6月末,金融机构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0.3%,增速分别比2016年和2015年高出1.6个、6个百分点,表明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并不弱。在出口持续较快增长、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产业高速发展、部分消费需求回升较快以及金融支持力度不减的条件下,下半年制造业投资仍将保持平稳增长态势,在一定程度上对冲房地产投资的回落。

  综上所述,由于下半年国际经济环境可能继续改善,宏观调控将“稳”字当头,在出口对经济增长转为正拉动、物价整体温和、部分行业市场出清及资金重新“脱虚入实”等因素的支撑下,年内不必担心经济下行风险。由于房地产成交价格和投资均现回落,降杠杆背景下融资成本上升和金融产业增速放缓,上半年经济增长加快至6.9%的势头可能难以延续,下半年经济增速会温和放缓,但全年走势平稳,经济增长仍将保持在6.8%左右。

  二、财政政策提升结构性调节力度,货币政策不紧不松

  从财政支出情况来看,上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支持力度要大于往年。下半年财政收入增速可能下降,将影响财政支持力度,积极的财政政策要不断丰富政策细节及内涵,提升财政资金使用效率和精准度。发挥政策稳增长的支撑作用,将继续加强铁路、公路、轨道交通、民用航空、水利工程、电信基础设施等重大项目建设。提升财政政策结构性调节力度,对战略性新兴产业、信息产业、文化产业提供政策支持,促进现代服务业发展。加大财政转移支付调节力度,支持中西部地区新型城镇化建设。财政支出有保有压,在加大力度补短板、惠民生的同时,压缩非重点支出,特别是严格控制“三公”经费。加大减税降费力度,财政赤字全部用于弥补减税带来的财政收入减少。推进改革,重点是财税体制改革和政府职能转变,健全财税体系,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

  目前,各项房地产调控政策已几乎用到极致,应加快房地产长效机制建设。下半年对热点城市的严控状态预计仍将延续,更多的收紧也多是在“四限”范围内的程度加深和范围扩容。从长远来看,紧缩调控不能无限期持续,房地产税和租房租赁等长效机制的建设步伐有望加快。在房地产税方面,由于完成立法和正式推出的流程较长,顶层设计方案仍存争议,目前有可能分批次、分区域逐步落地、区别执行。在住房制度方面,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和配套政策,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建立购租并举住房制度的设想有望逐步落地。

  下半年,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基调不应改变,但应以稳为纲,兼顾好实体经济稳步增长、金融去杠杆协同推进和系统性金融风险总体可控三个目标。当前的经济运行态势与2016年底提出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时有很大的不同,金融去杠杆已取得阶段性成效,系统性金融风险总体可控。鉴于流动性明显收紧和货币市场利率明显上升,乃至于银行贷款利率也已开始上升,货币政策已不宜进一步收紧。此时货币政策的重心可能需要更加关注实体经济稳步增长方面。在下半年经济存在下行压力的情况下,金融宏观调节有必要开展具有维稳性质的逆向操作,实施积极及时地适度对冲,减缓融资成本上升对实体经济带来的压力,保障经济平稳运行。应在存贷款基准利率保持稳定的同时,促进市场流动性保持基本稳定,将货币市场利率水平控制在当前水平上,避免其进一步上升推高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下半年,人民币汇率宜保持基本稳定,进一步增强汇率弹性。应充分发挥“逆周期调节因子”的作用,适度对冲市场情绪的顺周期波动,缓解外汇市场可能存在的“羊群效应”,合理引导和管理市场预期。持续加强宏微观审慎管理,严控投机性和非法资本外流,努力保持市场外汇供求基本平衡。从长远来看,应坚持汇率市场化改革方向,逐步加大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进一步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扩大人民币汇率的浮动区间,有序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双向浮动、有弹性的汇率运行机制。稳妥有序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开放的进程。

【发表评论】(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
最新资讯
女人图库
视觉冲击
头条资讯
精美欣赏